主页 > 热点报告 >

出身贵族 高级模特 意大利名媛在中国的爱恨史

编辑:小豹子/2018-07-13 00:23

  出身贵族,和墨索里尼的儿子青梅竹马

  1918年,贝安加生于意大利罗马的贵族世家。

  她的母亲是美第奇(Medici)世袭家族,有女爵的封号。

  美第奇家族是意大利的著名家族。这个家族有多厉害呢,距今已有600年的历史,曾出过三位教皇、两位法国王后。14到17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美第奇家族都是佛罗伦萨实际上的统治者。

  美第奇家族还是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的幕后推手。毫不夸张地说,没有美第奇家族就没有意大利文艺复兴。美第奇家族也被称作文艺复兴的“教父”。事实上,我们今天看到的许多文艺复兴时期作品,原本就是美第奇家族的收藏品,甚至不少画像和雕刻就是为这个家族的成员而作的。

  “文艺复兴三杰”达·芬奇、米开朗琪罗、拉斐尔的成功都与美第奇家族密不可分。米开朗琪罗更是在14岁时,就在美第奇家族在爱护下,入驻宫殿,学习、观摩大量的艺术品,最后成长为伟大的雕塑家、画家和诗人。

  贝安加的父亲是墨索里尼政府海军部的高级官员,政治地位很高。

  小时候,贝安加就和意大利强人墨索里尼的小儿子维托里奥(Vittorio Mussolini)青梅竹马,一起玩耍了。

  18岁嫁了个广东帅哥,做中国媳妇

  15岁那年,在母亲招待她表哥军校同学的舞会上,贝安加遇见了一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

  一个风度翩翩,一个美貌动人,两个年轻人可谓一见钟情。

  这个中国留学生叫谭展超,1910年出生于广州新会,当时在意大利陆军大学读书。

  在一个星期后,谭展超手持玫瑰,登门拜访,两人迅速坠入爱河。临走时,谭展超向贝安加母亲致敬,还请求女伯爵答应将女儿嫁给他。

  然而,贝安加当时只有15岁,对方又是中国人。在法西斯种族主义的意大利,这样的恋情是为社会所不容的,因此,她的父母极力反对。

  岂料,贝安加死心塌地,非谭展超不嫁,甚至不惜与父母断绝关系。

  天下哪有拗得过孩子的父母。闹到最后,疼爱女儿的父母也只得屈服。

  1936年10月7日,贝安加披着美丽的婚纱,如愿嫁给了谭展超。

  这场在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举行的婚礼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冷冷清清,只有几个人参加,似乎是一场不被祝福的婚礼。

  一个意大利贵族,就这样成为了中国媳妇。

  夫唱妇随,来到中国却被伤透了心

  1939年2月,谭展超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此时他已经和贝安加结婚3年,并育有两个孩子。

  当时,日本的侵华战争席卷全国,带着报效国家的热忱,谭展超决定回国抗日。

  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贝安加义无反顾地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跟随谭展超来到了遥远而陌生的东方。

  这对时髦的夫妇从香港上岸,回到广东乡下,还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谭展超随后被派到贵州都匀,加入国军著名将领孙立人的麾下。贝安加作为军眷,也不辞辛劳跟着,住在营区附近的农舍里,并生下一个女婴。

  贝安加万万没想到,对自己恩爱有加、山盟海誓的谭展超,很快就移情别恋,喜欢上了驻地医院的美女护士何懿娴。

  纸包不住火,这件事很快就被贝安加知道了。

  心高气傲的贝安加悲愤交加,她无法接受,千里迢迢地跑到中国,深爱的男人却背叛了自己。

  母亲当年在意大利警告过她的话又浮上了心头:“中国男人很麻烦的,有了妻还要有妾,有了妾还要有小,你最后一定会被遗弃”

  贝安加,这个二十出头,脾气倔强的女伯爵,为了报复谭展超的负心,一个人带着三个小孩,在战火纷飞下,选择了离开,辗转来到了上海。

  交际花,独自在大上海冒险

  当时的大上海,被称为“冒险家的乐园”。

  街头的高楼与霓虹,酒店的热水与暖气,娱乐场所的纸醉金迷……贝安加不仅没有感到陌生,反而找到了记忆中流连在罗马、巴黎的感觉。

  但是,就是在这场冒险中,贝安加开始迷失了方向。

  上海是舒适的,也是昂贵的。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

  抵沪不久,在都匀已怀身孕的贝安加,在上海生下了另一个女儿。

  4个小孩,最大的只有5岁,加上佣人,开销很大。携带的港币很快用罄,由广州汇到上海中央银行的钱也不够用。

  要强的贝安加决意不向远在意大利的家人求援,父母也不知她身在何处。

  为了生计,贝安加在一家法国夫妇开的服装店上班并兼职做模特儿。

  后来,与一个银行经理发生恋情,并在金钱上得到他的帮助。

  1944年,贝安加向上海地方法院申请离婚,正式结束了与谭展超的婚姻。

  在后来仅存的档案里,在上海的这段时间,有证人列举出与贝安加同居或有染的男性有七八名,大多来自日本、德国和意大利。

  贝安加甚至勾搭上了法国驻广州领事菲利浦·西蒙,准备嫁给他。

  用日本军机走私黄金,牟取暴利

  上海沦陷期间,民众生活困苦,政治气氛压抑,中外各种势力搅拌在一起,各种人都过得小心翼翼。

  贝安加却逆势飞扬,逐渐成为大上海的社交名媛,一个名气愈来愈大的交际花。

  在敌伪统治之下,黄金买卖,美金交易等一切经济活动都由日本人掌控。

  机敏的贝安加通过特殊的渠道取得货源,搭乘日本军机,往返上海、广州、南京等地,从事黄金、美钞走私的交易,利用差价牟取暴利。

  奢华的生活,并没有埋葬她心底的思念。

  她曾独自一人到香港打听谭展超的下落,也试图给谭展超寄信,但都杳无音信。

  最后,只是听说,谭展超在缅甸的一场战役失踪。

  贝安加悲痛欲绝。

  日本间谍,一场致命的游戏

  用贝安加自己的话说,在上海,感觉像兴奋地进行着一场优雅的游戏。

  在一个中国外交官的夫人的介绍下,贝安加很快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就融入了上海的高级社交圈子,开始了一场致命的游戏。

  这对贵族出身的她而言,简直是如鱼得水。

  舞会饮宴中,贝安加利用自己高贵的出身、美艳的容貌和灵活的社交手段,周旋于各国情报人员之间,帮助日本人获取了大量有利的珍贵情报。

  贝安加的能力甚至引起了南京汪伪政权“外交部”的特别顾问、日本大使馆的情报官黑田中校的注意。贝安加把陈纳德及飞虎队的情况告诉了黑田,获得了一个装满钞票的信封。

  在自传中,贝安加为自己辩解,她说给日本人做间谍,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养活自己四个孩子,是出于母性的本能。

  其实,对于贝安加而言,替日本帮人办事,还是替中国人办事,没有什么两样。

  因为,她只是个异乡客,没有根本的身份认同感,也就没有负罪感。

  被判死刑,又被蒋介石特赦

  白天,日本情报机构,瑞士、日本、意大利的领事馆大门为她敞开;夜晚,她的美艳身影,又穿梭在各大酒店、公寓、夜总会等声色娱乐场所。

  贝安加终于从她事业的巅峰中摔落。

  日本战败后,那位中国外交官夫人劝她迅速逃离中国,但她执意要留下来等待谭展超的消息。

  1945年11月12日,在广州去往上海的机场,贝安加被美国战队情报署逮捕,罪名是间谍及走私。

  恰好此时,谭展超也带部队回到了广东,无意中得知前妻被捕,便立即展开营救。

  谭展超向顶头上司孙立人求助。孙立人写信给盟军,说明贝安加与谭展超的关系,要求将贝安加引渡到中国审判。

  贝安加一开始由盟军机关审讯,后转到中国法庭审理。

  最后,中国法庭判决贝安加死刑。

  但在行刑前的最后一刻,法庭宣布了蒋介石的特赦令,免除了她的死刑。

  贝安加最后没被处决,也实属侥幸。

  一方面,战后国际环境的急剧变化,1946年美国设在广州的战略情报署都撤销了,最开始抓捕贝安加的当事人也回国了。另一方面,贝安加的母亲原是当时的罗马教宗庇护十二世(Pope Pius XII)的一个侄女,罗马教廷不断来信营救。在多方作用下,贝安加获得特赦。

  被关押期间,贝安加一直备受礼遇,住着单间的房子。

  前夫谭展超频频看望,两个人又旧情复燃,贝安加在监狱里再次怀上了谭展超的孩子。

  这次怀孕,也为贝安加免于死刑赢取了时间。

  遗憾的是,谭展超并没有看到孩子的出生,1946年,他随孙立人部进军东北,与林彪的四野进行决战。

  这次离开,竟成了永别。

  内战期间谭展超赴东北作战,1948年又随孙立人赴台,任陆军第四军官训练班特兵总队少将队长,兼骑兵大队队长。1955年发生孙立人兵变事件,孙遭蒋介石软禁,株连多人被整肃、入狱,谭展超被降两级官阶、调职,1960年因喉癌过世。

  在广东省的档案馆里,还保留着一张谭展超的英文手迹,说明贝安加腹中的孩子是他的。

  Dior的模特,巴黎时尚圈的耀眼明星

  1947年11月25日,贝安加被释放。

  她仍不死心,写信询问谭展超的下落。得到的回复是,谭展超已在东北的一场战役中“阵亡”。这个噩耗彻底斩断了她与中国的联系。

  她以为谭展超已战死东北,万念俱灰之下,贝安加回到上海,接回寄养的孩子,乘船回国,永远离开了爱恨交织的中国。

  回到意大利的贝安加,可谓死里逃生,29岁的她,也该安稳地过日子。

  没想到,她的精彩人生才刚刚开始。

  由于在上海时,她曾在法国人开的服装店里工作,一个裁缝师聘用她担任特别助理和模特。

  这个裁缝师名叫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正是奢侈品品牌Dior的创始人。

  贝安加再次成为巴黎社会场所和时尚圈的耀眼人物。

  自传体小说,畅销的传奇一生

  贝安加的一生,极富传奇色彩。

  60多岁的时候,她回想自己的一生,也许是想给世人留下些什么。

  于是,她写一本带有文学性质的自传体小说——《鸦片茶》。

  1985年,这本书在意大利首发,立即引起了轰动。

  又在美国、法国、日本等国先后发行,成了一本国际畅销书。

  75岁做当战地记者,应邀参加克林顿的就职典礼

  1993年,贝安加已经快80岁高龄。

  应该安享晚年了。

  没想到,她又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受聘于意大利一家新闻周刊,一个人跑到科威特,在那里采访海湾战争的新闻,做起了战地记者!

  当年,她还应邀参加了克林顿的就职典礼。

  传奇跨越时空,两代人的重逢

  1991年的一天,谭展超与第二任妻子何懿娴的女儿、著名华裔作家谭爱梅,意外地在一本英文书里,发现父亲谭展超和一个意大利女子的结婚照。

  这本书正是贝安加的《鸦片茶》。

  与《鸦片茶》的“偶遇”,让谭爱梅开始了对西半球另一个谭家的寻找。

  经多方联系,直到1993年,谭爱梅与贝安加,跨越时空,终于在美国纽约见面,这才解开了半个世纪前贝安加与谭展超的传奇故事。

  半年后,贝安加病逝。

  两个谭家的后代至今保持着联系。

  出身意大利贵族,18岁嫁给了中国人,做过间谍,走私过黄金,当过模特,写过畅销书,结了6次婚,参加过总统就职典礼,哪怕快80岁了还远赴海湾做战地记者……

  贝安加的一生,似乎在不断追求着新鲜与刺激。

  “要在现实的局限中,尽最大的努力去追求自己所需的目标。这不是妥协,也不是向现实低头,更不是屈服于宿命”。贝安加留下的这句话,是她一生真实的写照。

  然而,她一生嫁过6个人,却始终没有改名,一直保留贝安加·谭(Bianca Tam)这个名字。即便是后来与别人所生的孩子,都保留谭家的姓氏。

  甚至,1988年,她与第六任丈夫结婚的婚帖上,左边印着谭展超和她的结婚照,右边印着她和新婚丈夫的结婚照,可谓惊世骇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