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资讯 >

西藏近现代新闻传播事业考评

编辑:小豹子/2018-06-20 22:04

  由于特殊的历史形态,西藏新闻事业的发展并不能截然划分为近代、现代两个历史时期。一般而言,我们就把1907-1951年间在西藏发生的新闻传播现象称为”西藏近现代新闻传播事业”。西藏近现代新闻传播业的出现,是以1907年《西藏白话报》的创办为标志的。直到1951年,人民解放军在进军西藏途中创办《新华电讯》、《草原新闻》,西藏当代新闻传播事业萌芽,在这一段历史时期中发生的有限的新闻传播现象,就形成了西藏近现代新闻传播事业。

  一

  西藏近现代报纸可分为以《西藏白话报》为代表的域内报纸和以《藏文白话报》为代表的域外报纸两个方面。西藏区域内的近现代报纸仅有《西藏白话报》一种。据仅有的资料来看,《西藏白话报》是西藏近现代最早和唯一的报纸,由清朝政府驻藏大臣联豫于光绪三十三年(公元1907年)在拉萨创办。报纸主要刊登清朝中央以及四川、西藏的公犊、各省官报与中外报刊文章摘要,还有政论文、中外新闻等。该报属官方报纸,旬刊,年出30本,约于宣统三年(公元1911年)中华民国取代清王朝统治,联豫去藏之际停刊。该报现仅存于西藏博物馆,笔者于2000年5月在该馆逐页翻检了这份仅存的报纸,并存有实物照片。此为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八月印刷的第21期《西藏白话报》,全报仅存7页。报纸用进口白色优质机制纸装订而成,报幅为34.5x21.5厘米。封面正中用红、蓝两色勾勒出长方形框,上部自左至右印有蓝色汉、藏文“西藏白话报”字样,下部正中有一条蓝色团龙,四角饰云纹。框右为墨书汉文“宣统二年八月下旬第二十一期”字样。最末一页为汉藏文办刊说明,蓝色印刷,字迹较模糊,但尚可辨认,主要是说明出刊周期和价钱。中间5页为正文,藏文行书,钢板刻写,墨色印刷。

  联豫在光绪三十三年四月初五日给光绪的奏折中,说明其办报思路是以“爱国尚武开通民智为宗旨”。报纸主要涉及西藏新闻、内地新闻、国外新闻以及介绍西方科技知识等,共有文章、报道巧篇。具体内容有:在藏开办警察学校;黑龙江、江西两省局部地区遭受水、虫灾;四川一教师捐资办学;广东铁路局任命龙建章为审查委员;北京新开办的公安学校招生告示;开垦荒地;开辟商埠;中国手工业品参加南洋博览会等消息,还有介绍古代人怎样饲养牲畜、发展农业,使人类不断发展进步的文章等。

  西藏区域以外的报纸,是指创办在西藏本土以外,以藏、汉文印刷,涉及藏事,或对西藏产生过一定影响的报纸。

  《藏文白话报》无疑是在内地创办的对西藏影响最大的一种报纸。它由中华民国政府专事少数民族事务的职能部门—蒙藏事务局主办,1913年元月在北京创刊。正文部分藏汉对照。1915年1-3月停刊,至4月复刊,并更名为《藏文报》。徐惺初、吴燕绍、徐敬熙等相继任总编纂。《藏文白话报》的办刊宗旨,是维护祖国统一,实现民主共和,民族平等,共建中华。封面为彩色印刷。中央上方为两面交叉的“五色旗”。下有“藏文白话报”、“中华民国x年x月出版第x号”、“中华民国邮政局特准挂号认为新闻纸类”和“本期奉送”字样。封面四周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镶蓝色方框。报纸的栏目主要有图画、法令、论说、文犊、杂录、答问、小说、专件、要闻、广告等。《藏文白话报》现存有19131915年共22期,主要但并不仅仅收藏于中央民族大学图书馆,笔者2000年5月就在西藏档案馆见到收藏于此的该报民国二年(公元1913年)七月第七号实物。

  除《藏文白话报》外,还办有为数众多的藏文或涉藏报刊。在新中国成立前,有关藏学的报刊有85种。大体可分为综合性报刊、教育报刊、文学性报刊、政府公报、宗教报刊、专业行业报刊、学术报刊、政府机关报等八种类型。它们涵盖了公元1912年一1949年间藏学研究和藏区事务报道的主要方面,其中包括对西藏的研究。其中47%的创办在青海、甘肃和西康等有藏族活动的省区,37种在政治中心和与西藏毗邻的南京、四川。汉文报刊80种,藏文报刊只有5种。

  同时,国外报纸对西藏也直接发生过影响。如办在印度的《西藏镜报》,它是在印度葛伦堡创办的一种藏文小报,其时有人将它带到过西藏。该报在印度有部分收藏,大部分则收藏于美国耶鲁大学的贝尼克图书馆。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内政治局势变得复杂起来,西藏有一部分官员收到过部分国外报纸,借以了解中国国内的战争及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国际态势。

  二

  西藏近现代的广播事业在其创建以前,就在艰难地进行着基础建设,主要是筹建发电厂,设立邮电局,架设电台等等。1927年,强俄巴?仁增多吉在拉萨夺底修建的小型发电厂运转发电。公元1918年,西藏设立邮电局。抗日战争爆发后,国民政府出于对西藏作为战略后方的考虑,从1940年起先后四批派遣军统人员进藏,并建立了电台一拉萨支台,与昌都、山南、日喀则和德格的分台以及重庆总台、兰州支台保持联系。1934年8月28日,黄慕松率国民政府使团抵达拉萨,获准在拉萨设立一个无线电台。在1949年7月8日发生的驱汉事件中,这座电台被查封了。20世纪40年代,美国曾向西藏赠送了三部无线电台和五部无线电接受台,英国也向西藏提供了两部无线电台。不论是清朝中央政府驻藏大臣,还是西藏地方政府,以及对西藏怀有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野心的英美等资本主义国家,都参与和支持了西藏有线和无线通讯设备购进、西藏本土专业人员培训等方面的工作,客观上使西藏建立了很粗造的广播事业的基础。

  英国人福特在西藏近现代的广播事业中扮演了醒目的角色。1947年,福特(R.Ford)接替了福克斯担任英国驻拉萨公使馆的无线电报务员。他从1948年开始,花了一年的时间,建立了西藏的第一座无线电广播站—西藏广播电台(也称“拉萨电台”)0 1949年12月,福特带了三部电台和在印度受训后充当无线电台操作员的四名藏族青年,又在作为康区民政和军事总管所在地的昌都建立了西藏的第二座电台。同时,西藏当局又在藏北最重要的政治中心及藏北总管驻地那曲建立了第三座无线电台。福特还在阿里、亚东等地也建立了电台,作为拉萨电台的分台,这样,西藏就拥有5座电台,拉萨为总台,昌都、那曲、阿里、亚东便是其分台。福特建立的这些电台,由于用柴油机发电,功率小,而且只有少数贵族才有收听工具,故对西藏的影响极为有限,主要功能是对外广播。

  福特在西藏建立电台所遇到的技术层面的困难,具有相当的真实性和典型性。不过,受其帝国主义国家利益的驱使,他在藏创办无线电和广播事业的真正使命,其实是对抗中国的统一大业,这使他所从事的这项史无前例的现代文明工程蒙上了可耻的阴影。福特用自己掌握的在当时极为罕见的现代无线电技术,在西藏噶厦政府实现其西藏独立的政治野心的罪恶行动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摄政大扎等亲英势力于1949年秋天制造的“驱汉事件”中,西藏广播电台用藏、汉、英三种语言进行广播,传播了许多恶毒的谣言,混淆了大众的视听。福特还在亚门马嘎藏军八代本驻地用无线电进行广播,宣传西藏独立,并播出了所谓的《西藏独立宣言》。当拉萨当局10月12日得知人民解放军发动昌都战役的消息后,极度惶恐之余,立即决定所有无线电广播中均不得播出这个消息,倒是印度德里的无线电台在10月15日将此重大信息传送出去。在昌都,福特“克尽职守”,用他的无线电技术装备,力图挽救藏军失败的命运。1950年7月,解放军与藏军在昌都东北100公里的邓柯发生战斗,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一举捣毁了这些电台。

  域外广播对西藏也产生了仅有的影响,其听众仅限于官方和少数贵族。1935年,英国乘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之际,派人到拉萨进行分裂中国的阴谋活动。为维护国家主权,南京国民政府一度开办藏语广播节目。在抗日战争胜利后,西藏许多官员开始拥有了弥足珍贵的收音机,使他们能够接受到域外的广播信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中央人民政府用藏、汉语对西藏进行广播,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将把西藏从帝国主义的势力统治下解放出来。于是,西藏就用它的“西藏广播电台”做出对抗。颇具意味的是,中央人民政府的藏语播音员,就是青海省著名的“格西”喜绕嘉措。1950年,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元旦宣布,人民解放军将在1950年内解放西藏、海南和台湾,西藏地方政府同样是从广播中获知这个重大消息的。同年5月1日,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再次播出,人民解放军当年的任务之一就是解放西藏,22日,又播出文章,号召西藏政府和民众接受西藏和平解放方案。这使西藏地方政府感到了极大的慌恐。上述情况表明,西藏获取域外信息主要和最快捷的方式就是收听广播。这样,广播实际直接影响了西藏乃至中国20世纪中叶的历史进程。

  三

  就总体而言,既未能形成体系,又不具备连续性,一直处于孤立发展的状态,影响力很有限。在这一时期,西藏本土出现了像《西藏白话报》以及建立于拉萨的无线广播电台这样的传媒,它的信息传递功能在一定程度上得以发挥,但自此之后到1951年人民解放军在进藏途中创办《新闻简讯》,就再也没有西藏自办报纸的踪影,西藏区域内报纸的脉绪便中断了。而广播的脉络则是断断续续地绵延着。总之,很难看到西藏广播、电视与祖国内地新闻传媒之间的互动。

  在这一时期,西藏新闻传播事业已经承担起自觉的政治使命。《西藏白话报》的主要使命之一,便是传达中央政府的意志。至于广播,那简直就是西藏地方政府“工作电台”,实际成为实现所谓的“西藏独立”的舆论工具。英美政府对西藏广播事业表现出来的热情,当然也是服从于其国家的在藏利益,绝不是“大公无私”。至于后来与人民解放军在昌都形成军事对峙时,电台就完全军事化了。从本质上而言,这个时期的广播电台就是西藏地方政府和国际帝国主义罪恶政治的产物。

  西藏域外媒体对西藏发生过直接而有限的影响。《西藏白话报》不仅被邮寄到西藏,还受到僧俗民众的欢迎。办在印度的藏文报纸《西藏镜报》在拉萨也出现过,对西藏上层官僚有一定的影响。一些上层官僚和贵族还有机会阅读国外的报纸,收听域外的电台。在祖国内陆国内战争结束后,西藏问题就显得更加突出,西藏地方政府和贵族便是通过收听祖国内地的电台广播,探知中央人民政府的治藏态度。这些都表明,在西藏交通、通讯和对外交流很不发达的情况下,西藏域外的新闻传媒成为西藏了解外部世界的重要渠道之一。

  包含着诸多遗‘NA.的西藏近现代新闻传播业,却在中国新闻传播史上占有突出位置。《西藏白话报》不仅是中国最早的藏文报纸,而且还是中国最早的少数民族语言的报纸之一(1905年在内蒙古创办的蒙汉合璧的《婴报》是我国创办最早的少数民族报纸)。由于中央政府对藏事的高度关注,使西藏成为全国少数民族地区现代新闻意识较早觉醒并付诸实施的地方。这也成为西藏在中国近现代新闻传播历史进程中仅有的光荣。

  就总体而言,西藏近现代的新闻传媒还显得极为落后,与祖国内地相同或相近时期的新闻传媒基本不具备可比性。这种遗憾和诸多空白,恰恰是由历史、社会和文化的遗憾综合铸就的。首先是西藏落后的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扼杀了现代新闻传媒形成的生机。宗教观念和体系就是这个社会的统治思想,这与现代传媒所奉行的社会民主和科学的新思潮格格不入。封建农奴制度不会允许现代传媒所宣传的理念成为威胁自己的权威地位的武器,而在浓郁的宗教氛围熏陶下,人们对现代传媒就有一种天然的拒绝心态。在20世纪40年代,具有初步民主主义思想的藏族知识分子根敦群培从国外回藏后,曾建议兴办报纸以革新风气,却被视为异端邪说关进监狱,抑郁而死;二是不具备创办现代新闻传播的必须物质基础。西藏在和平解放前经济极端落后,地理环境险恶,没有公路,没有活字印刷,造纸业和邮电业十分有限,通讯手段原始,电力不足,更是无法提供先进的技术保障,少量的电台和技术人员基本上依赖于英国、印度和美国的支持和培训,完全不具备建立现代传媒的物质基础。据有关资料记载,当时要从印度购进电台,唯一的办法就是肩扛人背,等到达目的地,机器零件已经损坏大半。西藏1947年在英国订购两台发电机机器辅助设备,直到1955年才运到印度的加尔各答港,后在运到锡金首都甘托克,此地至拉萨没有公路,只有靠人力运输。可见当时西藏之落后;三是没有新闻市场。西藏长期处于自然经济状态,商品经济很不发达,城市经济和规模极为有限,大部分人口分布在农牧区,居住分散,缺乏人口集中的聚居区,交通困难,通讯不畅,95%以上的人为文盲,不具备最一般的阅读能力,这种分散、缺乏文化素养的人群,以及散漫、流动性极大的居住特点,是绝对不可能形成现代新闻传媒的发达市场的;四是经济和语言因素的制约。经济的落后不仅使人们缺乏互相交流沟通的愿望,而且难以保障更多的人享受现代新闻传媒资源。语言的隔阂不仅使信息的采集受到影响,而且要把信息传播出去也是很困难的。所以其时创办的报纸,一般是藏汉双语印刷,或是在藏文报纸的封面上加上汉语的名称。藏汉兼通的人是最适合做这种报纸的读者了,但这又是不太现实的。

  由于西藏近现代新闻传播事业自身的贫痔和残缺,它就一向被学术界和新闻界所疏忽,—无论是其生态,还是对将来的意义。它的存在似乎是可以被忽略的。其实这是对历史的轻慢,也是对未来的封闭。而通过对西藏新闻传播这一重要阶段历史的总揽和梳理,就可以逐步完成西藏整体新闻传播史的衔接,以历史的眼光考察西藏新闻传播的发展规律,揭示它与西藏当代新闻传媒之间的联系,寻求对未来发展的启示。这是不可不正视的一页。

  作者简介:周德仓(1962年一),男,汉族,陕西岐山人,西藏民族学院语文系副教授。近年来专事西藏新闻传播史的研究,已刊发相关论文多篇。